中国足球彩票

图片
今天是: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中国足球彩票 新闻动态提案工作建言立论社情民意委员风采文史长廊党派团体融媒体议政政协会议专委会界别县市区政协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文史长廊 >

梦幻中的诗神—罗英

来源: 时间:2019-10-08  

梦幻中的诗神罗英

邓丹萍

罗英是台湾著名诗人、散文家。从高中时代即开始写诗,是现代派的一员,她的创作施法于西方,代表了海外鄂籍作家中年轻一代诗人的创作。她是一个在感觉世界中寻找诗情的人,感觉敏锐,想象新奇,极善于通过意念和想象,给抽象的世界以具体、活泼的生命,呈现给读者的每一首作品,都保持着相当的鲜度与纯度,曾被台湾著名诗人、评论家洛夫称为“梦幻中的诗神”。

罗英(1940-2012),又名小立、田青,湖北蒲圻县(今赤壁市)人,1949年随家人去台湾。罗英模样清纯,性格恬静,即使遇上高兴的事情,也是笑不露齿,表现坦然,她说:“高兴的事情像酒,要藏在心里,越存越香。”从小喜好舞文弄墨,写诗作文,是一个骨子里爱做梦,并善于把梦境与现实完美结合的奇女子。初中毕业后,罗英就读于台北市女子师范专科学校。读女师时,她的同学还在《中学生》发表作文,罗英却在当时台湾很有名气的《野风》杂志发表诗作,让同学既惊讶又羡慕。19561月,台湾诗坛现代派的掌门人纪弦组织现代派,年仅16岁的罗英积极加盟,成了那个80多人的纪弦派的一员。民国七十年(1981年)前后,蛰伏十年的罗英,又拿起笔重新开始创作,写出了大量脍炙人口的诗和散文,作品散见于国内各诗刊及报纸副刊,并分别被选入年度诗选、亚洲诗选以及美国的TRACE等诗刊。1982年汇集出版处女诗集《云的捕手》,这诗集是罗英二十多年心血的结晶,那如梦似幻的淡远的憧憬和希冀,那轻轻的有如蝉冀般的哀怨与悲愁,那浮云飘雾一般的生活中的感触……反映和描绘了她独特而完整的精神世界。

罗英写诗,没有构思的习惯,也不讲究精雕细琢,只是凭自己的感觉,任由诗句如行云流水般从笔尖自由自在地流出,意境淡泊悠远,意象鲜明生动,表达的是对生活的感悟。如《正午》:“响声十二/正午/是一朵盛开的/菊。”“正午”与“菊”毫无关系,但罗英却将两者融合在一起,妥帖、自然,意境充满了美感。再如:“虹将我/孤独的意愿/摘下/又再/播种”,她用听起来使人怦然心动的句子,把这首象征着憧憬和希望的《虹》,装点得像山茶花一般开放,表现如梦似幻般的没有根基的希冀和理想。“在月之涓涓长发上的/火鸟/亦匆匆地/将夜色/衔进众象汇成的/河流中/象之河/载着沉沉的//流向/滔滔的/时光的/海洋”,……时间飞逝,人生苦短,在哀叹时光无情流逝的同时,暗藏着今日虽去,来日可追的坚定信念,告诫人们珍惜时间,珍惜生命,珍惜所拥有的一切。

罗英从台北女子师范专科学校毕业后,一直从事幼儿教育工作,在台北主持一家幼儿园。也许是长期从事幼儿工作的关系,她有一颗快乐向上纯洁无的童心,在她的眼里,天空一片蔚蓝,河水清澈如镜,环境洁净怡人,人类从善如流,一切的一切,都那么美好,那么爽心悦目。因此,她用自己感觉愉悦的方式,通过自己的笔端,把生活中美好的东西抒发出来,“我写诗,只是自己觉得快活”,因为快乐而写诗,写诗又让她的快乐得到进一步升华,信马由缰,自由自在,这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人生之境!虽然她表现的理想尽管如风缥缈,表现的忧愁尽管轻如蝉,表现的社会尽管如云似雾,但却没有紧张、嘈杂和不安的芜质,有创造,有特色,是纯艺术化的,在快乐自己的同时也快乐着别人读她的诗,感觉置身一个强大的磁场,心灵会产生共鸣,激发内心深处的愿望和要求,原来快乐是一种潜移默化的东西,只要你感觉得到,快乐便如影随行。

罗英按照自己的艺术方式表现自己的经验世界,是女诗人中最不为浪漫主义所感染的一位抒情高手,个性独特,与众不同。从她头脑中反映出来的事物,往往并不是原始形态,而是经过直觉的感情浸泡之后出现的带有强烈的主观色彩的东西。比如战争,在不同作家的笔下,有不同的反应,要不就是歌颂,要不就是诅咒。在拥护者和反对者的笔下,只有野蛮和悲壮之别,对死者也只有爱和憎,痛和恨,很难出现欣赏的感情。但在罗英的笔下,两种都不是。一朵玫瑰/将泪水/抛洒在/炮声起伏的浪涛间/死者/将他那盛满月光的头盔/抛进血的/池沼/他的眼睛/突然流着野蜂的蜜/流着玫瑰的/芳香”。在这首《战事》中,她剔除了残暴和叫嚣,将“玫瑰”和“炮声”,“盛满月光的头盔”和“血的池沼”,死者的“眼睛”和“野蜂的蜜”,“玫瑰的芳香”这一连串矛盾的事物并置于诗中,连死亡都是一种冷静无言的凄美。

罗英的诗,是当外物偶尔触动了她某根感觉之弦时,所激起的一连串心灵的回响,形成一种音乐般的抒情状态,一种“此中有真味,欲辨已忘言”的纯感觉世界。她所捕捉的决不是虚幻的云彩,而是通过感觉所能掌握的真实生命,超越了现实的浮冰,超越了时间与空间的限制,突破了事物的“定义”和“归类”, 打破惯常思维的意象跳跃、组合,不断调整物与物、人与物之间的关系,突破语法限制,重组一个新奇的神话世界。如《梦》的前五行:“蔷薇/温婉的香味/向空中/袅升起/众多的手指……”有属于触觉的“温婉”,有属于嗅觉的“香味”,有属于视觉的“袅升起众多的手指”,从而完整地表现出一朵蔷薇的全部生命。“阅读过树叶的小孩/把旧了的云/围在脖子上/便向着落日的方向/奔去/看见/月光在风的发上/风在海的床上/海在船的脚下/船在小孩的眼睛里摇晃时/只因一滴小小的泪水/船跌下来/跌得比小孩哭的声音/还要更破碎”。……这首《小孩》,是一首耐读的诗。从它们相对应的关系看,描写的是一个渔家小孩,爬上高高的树上眺望大海,突然间,他把一条绣有云朵旧的围巾围在脖子上,奔向海边;他立在海边,月亮升起,月光洒在海面上,海风在吹,而船在风中摇晃着,船摇晃着,摇晃着,小孩的眼睛里有了泪水,然后他感觉船翻了,破碎了,他放声大哭,因为船上有他的父兄、或其它的亲人……如果换一个角度还会产生不同的理解,就是《小孩》之所“奔”是奔向理想,他之所“见”是看到了现实,他之所“哭”是理想的破碎。无论站在哪一个角度理解,这首诗都是一首耐读的诗。

除了写诗,罗英还写散文、小说。在散文创作上,罗英结合诗的意境与语法,不但有诗的意境,而且想像力丰富,在不可思议处放射绝妙的哲学思想,极具现代感,与都市的节奏同步,富有梦幻式的抒情,读后会产生绮丽的遐思。如《上油彩的心情》,她这样描绘爱好陶瓷女子的心境:“女人偶然间瞧见自己的心情上了油彩,自己身体内外都是陶制,坚硬而且不再变形。她肯定这个想法而且很高兴。她对自己说,宁可是陶而不是人。”全文短短五百来字,呈现出来的是一泓诗情。她的小说也是“长于布局,巧于承转,奇峰突兀,和诗一脉相承”。罗英一生著作颇丰,从1981年出版处女诗集《云的捕手》,之后陆续出版《二分之一的喜悦》、《盒装的心情》、《罗英极短篇》、《今天星期几》、《明天养只猫》等。

罗英有一个诗一般的家庭和被诗化的生活。丈夫是以超现实主义风格闻名、被人们称为“鬼才”的台湾重量级诗人商禽,生于四川珙县,本名罗显,又名罗燕,16岁从军,后随部队到台湾,做过编辑、码头搬运工、园丁、卖过牛肉面,1956年加盟纪弦组织的现代派阵营。之后加入《创世纪》,成为台湾超现实主义的典型代表,被誉为五十年代台湾散文诗的开山者。先后出版了《梦或者黎明》《用脚思想》两部诗集,及增订本《梦或者黎明及其它》和选集《商禽·世纪诗选》《商禽集》及《商禽诗全集》,诗作虽不超过两百首,句句经典,译有英、法、德、瑞典等语言。两个女儿,大女儿罗珊珊是文学编辑,小女儿罗永言从事美术工作。她的家庭生活是一种被诗化了的生活,在台湾尔虞我诈的社会里,他们淡泊得像是静静地站在不显眼的角落,默默数着生活的悲戚与欢乐,看着花开花谢,潮起潮落,看着熙熙攘攘的人群与云朵,听着吹拂无定向的风。周围的世界只为他们表演,他们则以严谨的生活态度和处世哲学,冷静观察,从容不迫地记录并加以整理。

因各种原因,这段本是琴瑟和鸣的美好姻缘最后以离婚收场。离婚后,罗英移民南非,两个女儿与商禽同住。商禽晚年热衷古董收藏。2004年,商禽罹患帕金森氏症。2008年,又因摔跤动了大手术,身体迅速衰弱。因为疾病缠身,商禽意识处于混乱状态,常常出现一些幻觉,与人谈话语无伦次,回忆过往常常与现实混淆。2010 627日,商禽因并发吸入性肺炎在台湾去逝,享年八十岁。20122月,罗英于南非约翰尼斯堡猝逝,享年七十二岁。一对诗坛巨星就此陨落天际,留下的是永不陨落的经典。(作者系咸宁市政协办公室调研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