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足球彩票

图片
今天是: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中国足球彩票 新闻动态提案工作建言立论社情民意委员风采文史长廊党派团体融媒体议政政协会议专委会界别县市区政协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文史长廊 >

《偷狗赋》小考

来源:《咸宁政协》杂志 时间:2020-09-09  

《偷狗赋》小考

王亲贤

?

偷狗作赋系出附会

偷狗作赋故事的主人公,据宋人笔记所记有四。赵令畤《侯鲭录》卷七记作滕元发故事:

滕元发少居乡里寺中修业。一日,烹寺犬食之,僧笑曰:“能作《滕先生偷狗赋》,即不申理。”其破题云:“僧惟不净,狗也宜偷。饼饵引来,犹掉续貂之尾;索绹牵去,难回顾兔之头。”又云:“既欲思于实腹,遂乃设于空喉。”即日传播诸郡。空喉,取狗器也。

费衮梁溪漫志》卷十所载,文字略有不同:

旧传滕达道未遇时,与诸生讲学于僧舍,主僧出,诸生夜盗其犬而烹之。事闻,有司欲治其罪,滕公为丐免。守素闻其能赋,因谕之日:“如能为《盗犬赋》,则将释之。”滕公即口占其辞日:“僧既无状,犬诚可偷。辍蓝官之夜吠,充绛帐之晨羞。抟饭引来,犹掉续貂之尾;索绚牵去,难回顾兔之头。”守大笑,即置不问。今人相传为口实。

滕元发(1020-1090)婺州东阳(今浙江东阳县)初名甫字元发以字为名更字达道。仁宗皇祐五年进士及第,名列第三,是为探花。杨万里《诚斋诗话》说是刘沆

吾观刘沆丞相微时,读书山寺,寺僧请公戏作偷狗赋,有云:饭引来,喜掉续貂之尾;索綯牵去,惊回顾兔之头。

刘沆995-1060),吉州永新(今江西永新县人。宋仁宗天圣八年(1030)进士及第名列第二,是为榜眼罗大经《鶴林玉露》乙编卷四记作冯京故事:

(冯京)家贫甚,读书於灊山僧舍。僧有犬,京与共学者烹食之。僧诉之县,县令命作偷狗赋,援笔立成,警联云:团饭引来,喜掉续貂之尾;索綯牵去,惊囬顾兔之头。令击节,释之,延之上座。明年遂作三元。

冯京(1021-1094),字当世鄂州咸宁(今湖北咸宁市咸安区)人。宋仁宗皇祐元年(1049)进士及第,名列第一,是为状元。冯京、滕元发、刘沆三人都是名人、才子。明陈耀文撰《学林就正》,指罗大经将滕元发事伪托于冯京。《四库提要》说:“陈耀文《学林就正》讥其载冯京《偷狗赋》乃捃摭滕元发事伪托於京,今检《侯鲭录》所载滕赋,信然。”可见四库馆臣赞同陈耀文的说法。另据沈作喆《寓简》卷十,说是常州州学一无名学生

常州有州学生,夜盗僧寺狗,烹之。僧诉于州。守以其士类也,谓曰“汝能为《盗狗赋》可观者,当贳汝罪。”生曰:“能。”守命小赋“偷”字。生应声曰“僧实无义,狗诚可偷。罢佛宫之夜吠,充儒馆之晨羞。抟饭引来,犹掉续貂之尾索綯牵去,难回顾兔之头。”守笑释之耳。

沈作喆的记录更为可信,前面三种笔记小说,只不过把一个无名学生的故事,移植到状元、榜眼、探花身上。此种类型故事后世甚多,如把“咏蛙”附会为毛故事,将“馒头蘸墨”附会为陈故事前代想必也有不少。陈耀文与四库馆臣煞有介事地将偷狗作赋论证为滕元发事,未免可笑。

今传《偷狗赋》系拼凑而成

今传冯京《偷狗赋》,出自郭先利《冯状元轶事》一文(载《咸宁三名选录》),文字如下:

天宇无云,意素娥之可睹;金波出海,觉婺女之微明。骤闻梆敲月下,又听犬吠门前。佛心不诚,诵经何益?僧为不净,狗亦当偷!团饭引来,敢效续貂之尾;索绹牵去,犹回顾兔之头。以无厚之刃,入有间之躯与切泥而不别,将委土以何殊!香风缕缕,饮清澜之淡淡;热气腾腾,噎素浪之汤汤……

郭文出处不详,是摭取前人辞赋敷衍而成。据查,“天宇无云,意姮娥之可覩;金波出海,觉婺女之迷明”,出唐韦琮《月明星稀赋》。“以无厚之刃,入有间之躯与切泥而不别,将委土而何殊”,出唐张楚《游刃赋》。“饮清澜之浩浩,动素浪之汤汤”,出唐白居易《黑龙饮渭赋》。其馀出赵令畤《侯鲭录》、罗大经《鹤林玉露》且《偷狗赋》以“偷”字为韵,上述唐人文句均不协韵,显然是今人不谙赋体,胡乱拼凑所致。

《偷狗赋》文本窥测

《偷狗赋》故事,以作家作品早出、晚出而论,可能赵令畤《侯鲭录》最早(腾元发),沈作喆《寓简》稍晚(常州州学生),其次为杨万里《诚斋诗话》(刘沆),再次为罗大经《鹤林玉露》(冯京),费衮《梁溪漫志》(腾元发)最晚。赵令畤卒于绍兴四年(1134),沈作喆绍兴五年(1135)进士,赵虽稍长于沈作喆,但偷狗作赋传说,应早就在民间流传。就文本而言,《寓简》说“守命小赋,押偷字”,今人所传,并不押韵,当是拼凑无疑;宋代诸家文辞大同小异,愈晚出者愈完整,这也是集体创作的结果。《梁溪漫志》记为:“僧既无状,犬诚可偷。辍蓝宫之夜吠,充绛帐之晨羞。抟饭引来,犹掉续貂之尾,素绹牵去,难回顾兔之头。”《侯鲭录》比诸家记述多出“既欲思于实腹,遂乃设于空喉”一联,并注明“空喉,取狗器也”。这一联的位置,应在“犬诚可偷”之后。据已有文句和赋体的起承转合,此赋语句顺序当为:

僧既无状,犬诚可偷。既欲思于实腹,遂乃设于空喉。抟饭引来,犹掉续貂之尾;索绹牵去,难回顾兔之头。(于是)辍蓝宫之夜吠,充绛帐之晨羞。

这样一来不管偷狗故事的主人公是谁,偷狗的过程可以说是完整了。

?

????????????????????????????(作者系市政协文化文史和学习委员会主任)

?